握着画笔断气

2020-07-12 4W访问

「我原是医生,医师努力保养病人也难使一个人长命百岁。但美术是不朽的,有永恆的生命。」──许武勇

他是台湾特别的「医生画家」,一手拿听诊器,一手拿着画笔;用医术治疗患者的身体不适,用艺术抚慰人们的心灵...

许武勇(1920-2016)出生在日本时代的台南,他从小对数学、几何和美术特别有兴趣。在就读台北高等学校时,他遇见了美术的启蒙老师──日本画家盐月桃甫,他把握机会和老师学习美术的技法。许武勇的学业表现非常杰出,以台北高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考上当时的第一学府──东京帝大医科。

在东京帝大,他除了认真学医之外,也没有忘记最爱的美术。许武勇加入学校的美术社团「踏朱会」,也到樋口加六老师的个人画室从最基础的人体素描开始学起,奠定了扎实的绘画基础。

24岁的许武勇,要从东京帝大医科毕业了,他以初试啼声之作《十字路(台湾)》参展,即获日本独立美术协会入选。

画家描绘大时代下的台湾,如同摆荡在十字路口一般,其实,画家也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当这幅得奖作品在日本上野美术馆展出时,美术老师樋口加六对他说:「你当画家会比当医生更适合。」为此,更坚定了他走艺术之路的想法。

握着画笔断气

然而,隔年二次大战烽火连天,各项美术展览及活动纷纷停办,连许武勇的住处都遭到空袭,付之一炬。从东京帝大医科毕业之后,他先到京都行医,并在1946年回到台湾。

回国之后,台湾「光复」没有因此让人民安稳地生活,换来的却是另一场「杀戮」...

此时的许武勇,到阿里山担任林场医师,喜好爬山的他,很享受幽静的山间岁月;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许武勇下山到嘉义市区採买生活用品,却在嘉义火车站亲眼目睹被枪击的尸体,尸体上还有成群的苍蝇...

许武勇的亲友也无法倖免于难,难过的他,完全寄情于画图...他一边哭、一边画,画里的每一落笔、每一色彩,都代表画家的伤怀。

这幅画正是获得1951年台阳奖的作品《离别》,画里的少女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船只渐行渐远,少女拿着手帕向远方挥手道别,也是向画家死去的亲友告别...握着画笔断气

经历伤痛的许武勇,决定短暂离开台湾,他来到自由开放的美国柏克莱大学研究公共卫生,留学时他也在旧金山开画展,许武勇是台湾画家在美国举办个人美术展的第一人。

取得美国柏克莱大学公共卫生硕士后,他回到台湾,到高雄路竹开业行医,这段时间许武勇的画风多以立体派的表现手法,描写台湾纯朴的农村生活。

然而,他为了能够就近参与美术活动,46岁那年来到台北定居,开设「武勇诊所」,一楼当诊所,二楼就作为他的个人画室。

「一手拿听诊器、一手拿画笔」的许武勇,有一个很特别的习惯。他画图时,会戴上白手套作画,戴着手套时的许武勇是画家;脱下白手套时的的许武勇是医生。因为他常利用空档到诊所楼上的画室作画,只要脱下白手套,就可保持双手乾净不沾染油彩,继续为病人看病,因此他一辈子都是戴着白手套画画。

握着画笔断气

许武勇一辈子都没忘记当一位专业画家的梦想。他用医生看病的收入维持创作生涯,然而,生命总是无常,他在1987年罹患了大肠癌。

开刀治疗之后,许武勇担忧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便开始积极整理毕生至今的300件画作,他在淡水买地,计画开设「许武勇美术馆」;眼看美术馆就要开幕,许武勇却临时喊停,因为他担心日后经营问题,所以暂时不对外开放。

「生命有限,艺术却是无涯。」罹癌后的许武勇,更珍惜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将诊所交给同样学医的儿子,自己全心投入创作。他的创作,都是对台湾这块土地的认同。握着画笔断气

或许是他的毅力感动上苍,许武勇抗癌成功,和病魔和平共处。

2013年,93岁的许武勇出版了「人生最后一本画集」,这也是他一生画图的总结。许武勇的画,有浓浓的台湾味,却又集结超现实的立体派,非常具有个人创新特色。

「人生有梦,筑梦踏实。」是许武勇一生的写照。他在变动的大时代里,儘管遭逢战乱烽火和白色恐怖,仍不改他从小立下的志向。

94岁的高龄,他亲自出席画家纪录片的记者会,他要一直画到「人生的最后一刻」,坚持到底...握着画笔断气

许武勇人生还有「最后一个梦」...还没有达成。

在95岁那年,接受心脏冠状动脉手术后,他亲自为自己的「许武勇美术馆」揭幕,揭幕之时,已有600件画作,比最初规划时,又多了300件作品。

许武勇在自己的美术馆开幕时感性地说:「我原是医生,但医师努力保养病人也难使一个人长命百岁以上。但美术是不朽的,有永恆的生命。画家生命有限,但留得的作品,可让人窥其热爱和平的心,和其美丽的世界。若观众理解画家的心思,那幺这心思,将保有生命,留传下去......」握着画笔断气

医生画家许武勇不只当医生,医治患者身体,他也是画家,用艺术疗癒我们的心灵。因为成长岁月的经历,他更嚮往「和平」与「自由」,这也成为许武勇创作的一大特色。

他生前心心念念,要设立美术馆。有人问他为什幺?他说:「一是以油画创作来唤起台湾对文化的重视,二是设立美术馆来宣扬文化。」

完成人生最后的心愿,2016年,许武勇走了,他握着画笔直到断气...他自己拔掉维生器,结束96岁的缤纷人生。画家的生命,虽然已经消逝,但是他身后留下600多件经典的美术作品,不只为台湾文化增添养分,这些美术也终将有永恆的生命。

道歉启事:本文作者引用多幅南画廊网站、脸书图片,并未事先取得南画廊同意,也未注明清楚来源;想想论坛于2016年刊登之时,未能善尽编辑责任,与本文作者确认图片版权与来源,实属论坛疏失,想想论坛在此向南画廊公开致歉。                                     (想想论坛,2019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