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和中共合作谷歌在中国做了哪些事

2020-08-03 7W访问

被指和中共合作谷歌在中国做了哪些事

谷歌及其在中国的业务最近几天受到广泛关注。虽然谷歌搜寻引擎已经被中共封锁了好几年,但谷歌仍然有一些重要业务在中国大陆运转,从硬件製造到云端服务等。这家科技巨头也致力于让阿里巴巴和腾讯使用像谷歌云端这样的产品。

亿万富翁投资人彼得·泰尔(PeterThiel)本週指责谷歌与中共军方合作,并呼吁美国政府对谷歌进行调查。作为回应,总统川普(特朗普)表示他的政府将审视谷歌业务。谷歌则否认了这些指控。

这场争议也引发人们对谷歌在中国所做的事情的关注,尤其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皮查伊(SundarPichai)自从2015年上任以来毫不掩饰他希望将谷歌带回中国的愿望。

下面综合CNBC报导和其它资料,彙整谷歌在中国的六项业务往来。

1.「审查版」搜索引擎

谷歌于2010年在中国结束搜索产品的服务。在中国,所有互联网服务都需要经过中共政府审查,去除当局定义的敏感信息。

然而,去年,传出谷歌从2017年春天开始研发「审查版」的搜索应用程序,即「蜻蜓计划」(ProjectDragonfly),这款针对中国市场的搜索引擎可以屏蔽诸如「人权」「学生抗议」等敏感词,并允许中共追蹤进行此类敏感词搜索的用户。谷歌在去年10月首度公开承认此项目,但指计划尚在初步阶段。

「蜻蜓」计划曝光后就引发谷歌公司内外,以及美国政府的强烈反对。美国副总统彭斯曾针对此事要求谷歌停止帮助中共审查互联网,「谷歌应该立即终止研发『蜻蜓』搜寻应用程式,因为它会加强中共在互联网方面的审查,牺牲中国民众的私隐。」

谷歌前工程师杰克‧波尔森(JackPoulson)在《纽约时报》发文透露,彭斯曾直接打电话给谷歌,催促终止该项目,美国国会还对谷歌高管做了两次聆讯。

总统川普(特朗普)今年3月会见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讨论了「政治公平」以及谷歌在中国的业务等议题。同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sephDunford)在国会指出,「谷歌在中国所做的工作间接地使中国(中共)军事受益。」

此外,有超过60个人权组织和22个美国国会议员写信给谷歌,批评该项目。与此同时,蜻蜓项目遭遇的另一大挫折是来自谷歌的隐私团队对管理层的集体抗议和辞职。

随着与中共军方合作的指控炒热,过去一直迴避承诺放弃蜻蜓计划的谷歌,本週二(7月16日)由政府事务和公共政策副总裁卡兰·巴迪亚(KaranBhatia)对外表示,他们已经放弃该计划,但没有具体说明原因。

2.人工智能研究

泰尔对谷歌的指控之一,就是中共间谍渗透谷歌的人工智能(AI)项目,他呼吁政府对此进行调查。

3月21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在华盛顿一个智囊发言时,分析谷歌在中国投资人工智能(AI)项目的决定存有问题。他指出,在中国做生意的外企都被要求在公司内部成立共党组织,而在中国大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军方没有实质区别;如果谷歌在中国协助发展人工智能,必然会受北京当局影响,公司的知识产权会落到中共军方手里,让中共军方利用在美国研发出来的科技、甚至起到协助独裁政权掌控人民的作用难以避免。

谷歌2017年在中国开设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谷歌网站上声称,他们在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主要集中在教育,和让机器理解人类语言的人工智慧技术「自然语言」(naturallanguage)上。

但自从蜻蜓项目曝光后,谷歌过去宣布的人工智能伦理原则被一些雇员指称为空谈。虽然该公司曾公开承诺,只开发对社会有利、不会造成伤害的人工智能使用方式,并承诺这些研发工作要符合人权法律;但员工们表示,公司的部分决策因帮助中共压制自由信息,已经违反了伦理原则。

3.云端计算

因为中国的云端市场主要由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公司主导,所以谷歌在当地发展的策略是试图将其云端产品出售给开展国际业务的中国公司。这些公司普遍在中国国内、东南亚等地有业务。

中国谷歌招聘信息表明,该公司正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增聘云端计算工程师、数据管理员、销售和业务发展职位。谷歌在中国也聘请人员瞄準特定行业的客户,涉及从媒体、娱乐到製造行业。

4.硬件

谷歌以旗下品牌Nest销售许多硬件产品,像是智能手机、智能喇叭和恆温器等,其中有部分是在中国製造的。而该公司现在也在中国招募测试产品的工程师和製造、供应链经理。求职网站领英(LinkedIn)把这类的招聘职位列为与硬件相关的深圳谷歌员工。

5.与中国APP开发商合作

由于GooglePlay商店在中国被封锁,谷歌目前是与中国的APP开发商合作,协助他们的产品在GooglePlay商店上架,进入国际市场。但后续也爆出民众在GooglePlay商店下载的几款热门中国大陆APP,涉及广告欺诈和个人资料、数据外洩等问题。

调查人员收集了来自GooglePlay商店中的近5000个热门APP信息(例如:开发人员的姓名、安装数量和许可要求)之后,发现由中国科技公司DUGroup开发的六款APP,会在使用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动点击广告来收取费用,其中有一些APP会索要大量用户许可,或者索要被Android系统视为蕴含潜在「危险」的用户许可。

而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应用程序会採取一些措施,向用户隐藏其与开发商DUGroup之间的关係,而且没有明确告诉用户会收集信息,并将数据传送回中国。

曾经配合中国网络审查的前谷歌工程师布兰登‧唐尼(BrandonDowney)在去年8月发表的公开信《通往中国的老路》(AnoldApproachtoChina)中写道:谷歌有计划启动一个类似「谷歌新闻」的手机APP,只不过他们会忠实地删去任何会惹恼中共的文章。

6.中国广告

广告是谷歌收入的核心部分,但因为其网站在中国被封锁,所以无法在中国平台上销售广告。因此,该公司主要与在海外谷歌平台登广告的中国企业合作,无论是在其搜索引擎、YouTube还是其它平台上。

在广告业务方面,谷歌正在上海招聘商业发展顾问,为公司吸引新的中型、大型广告客户,以推动中国广告业务增长。此外,谷歌在当地也有负责吸引零售、娱乐等特定行业广告商的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