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斯基:与俄罗斯政府关係匪浅,网路安全生意做到西方

2020-06-21 5W访问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政府关係匪浅,网路安全生意做到西方

在社群网路猖獗的时代下,使用者可以在网站上表达个人意见、阐述对时事议题的观点。然而,有这幺一个人曾提出非常极端的建议:「自由是好的,但当网路太过自由,我们需要政府来监管社群网站,避免有心人士滥用这种自由操纵公众观点。」这位就是俄国企业家尤金‧卡巴斯基(Eugene Kaspersky),他创办了世界级的防毒软体公司卡巴斯基。但卡巴斯基与俄罗斯政府长期密切往来,使他在 2014 年爆发「克里米亚危机」所导致的双边对峙中,其信用道德受到许多西方人士的质疑。然而,我们还是不能否定卡巴斯基在网路安全技术上的贡献。

法律跑在科技后面 用户隐私人人自危

在 2007 年出品的美国动作片《终极探警 4.0》,主要探讨「网路恐怖主义(Cyberterrorism)」,讲述美国国庆日前夕,一群骇客正进行一个破坏网路系统的阴谋。这些不法份子打算依照交通、金融、民生的顺序破坏整个网路系统,而这些只单靠电脑就能做的让美国陷入一阵恐慌,。其中,有名坏人曾警告大众:「网路上,你根本无法得知,自己正和甚幺样的人打交道。」

这句话恰好可以套用在卡巴斯基身上,他的公司每天都在研发对抗电脑病毒的新软体,全世界有数以千万家公司将它们安装在电脑里,确保免于骇客攻击。正因为如此,卡巴斯基曾告诉英国媒体《卫报》(The Guardian),表示自己并不喜欢电影《终极探警4.0》,因为看似虚构的情节,却硬生生触碰到他内心对于网路攻击的担忧、害怕。

卡巴斯基有这样的疑虑一点也不稀奇,随着物联网时代的来临、科技与网路技术快速的发展,但与网路相关法律仍停留在十年前,无法适用于现今的情况,导致使用者的安全隐私并未有强而有力的法律规範。不过,卡巴斯基实验室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软体工程师,致力于对付这些病毒软体,替使用者个人、企业单位甚至是政府部门的网路资讯安全把关。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政府关係匪浅,网路安全生意做到西方

犯了「毒」瘾 决定投入防毒市场

卡巴斯基曾经很自豪的说:「感谢俄罗斯政府投入心血在技职教育,这之中诞生许多优秀的软体工程师,让我们在软体技术领域成就非凡。」事实上,卡巴斯基本身也是苏联体制下的「产物」,他 16 岁时获准进入 KGB(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附设的高中学习与密码学、电信和电脑科学相关的知识。

毕业之后,卡巴斯基被编入苏联军队,担任情报官。在这段期间,他的电脑第一次被病毒侵入,让他开始热衷于研究「病毒」。之后,每当电脑中毒,卡巴斯基就会无比兴奋,小心翼翼将它们存档起来,并想办法来破解它们。有时候一坐下来,就是十几个小时,他的朋友也是之后的合伙人 Alexey 曾笑说:「当时卡巴斯基完全染上『毒』瘾阿。」就是因为卡巴斯基当年的努力,让他之后投入防毒市场时大放异彩。

不久后,卡巴斯基、他当时妻子 Nataly 以及 Alexey 于 1997 年成立卡巴斯基实验。他们的软体技术在当时是相当先进,它是第一个拥有「沙箱」的防毒软体,也是第一个将整个程式储存在病毒库中的防毒软体。即使卡巴斯基与 Natalya 离婚,俩人还是继续合作,公司蓬勃发展。Natalya 负责销售和财务,卡巴斯基则埋首于「病毒实验室」研究新型病毒。「一般分析员每天大约能处理 100 个新型恶意软体,」卡巴斯基研究员之 Aleks Gostev 说:「卡巴斯基却能处理 300 个。」

与俄罗斯当局关係

儘管卡巴斯基的实验室坚称他们的 CEO —也就是卡巴斯基从未效劳过 KGB,但他们却无法否认,卡巴斯基和俄罗斯的当局者,KGB 特工出身的普丁总统往来密切。卡巴斯基和俄罗斯的安全服务中心有越来越多的合作,协助他们捉到网路罪犯和负责俄罗斯重要机密计划资料安全防护,像是索契冬季奥运(Sochi Olympics)。

一位来自俄罗斯负责监督政府祕密案件报社《Agentura.ru》的编辑 Soldatov 表示,卡巴斯基和 KGB的关係确实和其他国家网路安全公司的关係不太相同。不过,卡巴斯基实验室的人则反驳,他们不只和俄罗斯当局合作打击网路犯罪,同时也有和执法单位合作,像是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

另外,专门探讨网路安全的美国作者:「如果卡巴斯基真受到政府命令,去监控使用者的话,那他们的公司可能就会在一夕之间瓦解。」此外,Krebs 曾经和卡巴斯基本人接触,他发现卡巴斯基本人十分有聪明、风趣和迷人,但却绝口不提关于俄罗斯网路犯罪相关的事情。不管外界对卡巴斯基和俄罗斯当局者的各种猜测、臆想,卡巴斯基本人曾很明确说过:「卡巴斯基不只是俄罗斯公司,它是国际性的。」不过,他也表示公司在美国,的确受到当地政府的诸多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