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离家未成年怀孕 小妈妈:我产检回来,男友却不见了!

2020-05-22 9W访问

她的父母是开小吃店的,生意很忙碌,极少陪伴她
她从小习惯当钥匙儿童,回家没事做
只能上上网、看看电视、玩玩游戏解闷
 

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对意外怀孕的小妈妈们来说,「生」与「不生」都是难题,一名16岁的小妈妈莉莉,到网路上求助,她说自己怀孕快3个月,原本与男友在外租屋,但现在却独自面临要被房东赶出去的危机,她像无头苍蝇般急喊:「不知道该怎幺办?有人可以帮忙想想办法吗?」

一脸稚气未脱的莉莉(化名)说,自己的父母是开小吃店的,生意很忙碌,极少陪伴她,她从小习惯当钥匙儿童,回家没事做,只能上上网、看看电视、玩玩游戏解闷。

上了高中后,个性文静的她,在班上没有什幺特别知心的朋友,她依然过着口中「很无趣单调的生活」,直到去年,莉莉透过手机游戏,认识比她大10岁的男友,两人选在父母忙生意的时段见面,在甜言蜜语的攻势下,见面第二次就发展出禁忌关係。

莉莉开始想整天跟男友腻在一起,她的父母虽然发现孩子异常,但因为生意太好,无暇分身关心,就鸵鸟地想着「孩子大了,让她去吧」,没想到,莉莉乾脆搬去跟男友同住,不肯接家里电话。

同居的生活有如新婚,空气彷彿充满着粉红泡泡,但好景不常,男友常跟莉莉腻在一起,连工作都疏忽了,老是有一搭没一搭,两人在「日夜操劳」的情况下,莉莉发现自己怀孕了。

起初听到小女友「有了」,莉莉的男友还信誓旦旦会承担一切,要她安心养胎、别想太多:「我会扛起来!」,没想到,上次莉莉独自去产检,回租屋处后,竟发现男友的东西被搬空了,传讯、打手机都不接。

莉莉没有工作,在男友消失以后,她靠之前他给的零用钱,勉强度过了1个月,直到房东来收租,发现当初签约的男房客已经离开,而眼前怯懦懦的小女孩又付不出钱,房东怕发生事情,当场要求小女孩搬离,她哀求着说自己已经怀孕,却让房东的态度更为坚定。

「我不敢回家。」莉莉说自己不知道怎幺面对父母,但她自认个性软弱,暂时没有找工作打算,对孩子也没有想法,单方面幻想网友出钱出力,顾她产检、生产、养孩子,这也实在是太天真了。

我建议她,原生家庭不见得是避风港,碰到这种事情,不管要不要回家求助,都得靠自己坚强起来,若是妈妈不醒悟,孩子出世后又能倚靠谁?而孩子的去留也是问题,按照她现在的情况,无房无人无工作,小孩没有完备的环境不是最惨,万一到时受到现实的冲击,孩子被妈妈当出气包,或是像个烫手山芋,被大人推来推去才可怕。

莉莉后来硬着头皮打电话回家求助,幸好,她的父母在遍寻不着下,早有了最糟糕的準备,对他们来说,莉莉还活着已经是万幸,虽然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孩子要不要留下也亟待讨论,但这对莉莉来说,绝对是一个成长的契机。

浪女回头,莉莉已经收拾行李,要回家迎向这重获的新生。

★ 我是不婚妈妈「焦糖绿玫瑰」,唱片线记者出身,现职亲子专栏作家。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心思细腻敏感的我,如何边工作、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粉丝团、「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

男友孩子妈妈父母回家怀孕房东焦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