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咖啡香也是人情味

2020-07-15 8W访问

 

【文字=许育华Yuhua Hsu】

 

 

 

1989年,美国社会学家Ray Oldenburg在着作《The Great Good Place》中提出「第三空间」(The third place)一词,解释人们在家(第一)与工作场所(第二)之外,花上最多时间、活动最频繁的空间,像是咖啡馆、公园、图书馆。时过十年,1998年开播的《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剧中女主角凯莉带着笔电在咖啡馆里写专栏,她告诉男主角自己在每週的哪个时间会在某街角的咖啡馆的那场对白,揭示着在纽约大都会,咖啡馆之于市民的第三空间角色——特别是连锁咖啡星巴克刚在全美蔚为风潮的90年代末,咖啡馆已成为美国人流行的社交场所。 

 

彼时到今日,咖啡馆成了都会人的第三空间,是一处让人放鬆、具有群聚性、便利的空间。咖啡馆虽是欧洲产物,但在亚洲都市如东京、首尔、台北更是繁花盛开,成为日常;70岁的日本作家川本太郎曾一语道破,一个城市的大小与个人的居家空间是成反比的,家里越小的,城市越大越发达。于是,走进咖啡馆不只是为了那杯咖啡,而在于想短暂拥有自我的时间与个人空间的意义,即便年长如川本太郎,也跟许多东京人一样,习惯上咖啡馆与人见面或独处。 

 

无庸置疑,台北的咖啡馆也是市民重要的第三空间。除了连锁咖啡馆,独立店更多不胜数,各自有其支持群众,聚集气味相投的人们。开咖啡店的,多是亲切和善之人,在店租高涨的台北市,经营咖啡店无法让人致富,勉强经营的更所在多有,但店主人们却从不对客人小气:免费网路、无时间限制、永远添加的一杯水、丰富的杂誌与书本、微笑与问候……我常骄傲地告诉外国友人,比起赚钱,台北咖啡馆的老闆们更喜欢交朋友(rather make friends than money)。Ray Oldenburg认为,第三空间反映一个城市的多样性与活力,台北的咖啡馆,的确说明着它的好客性格,是最重要的生活好风景。

 

 

 

Grand 与 Petit

 

 

 

在巴黎、维也纳或者是布拉格这些有深厚咖啡馆文化的欧洲城市,它们的咖啡馆多有种「Grand」性格,大而气派,有些更是华丽眩目,这与其曾经的帝国、贵族历史相连结,一个世纪后,老时代的光辉还留在城市的纹理之间,咖啡馆承载着国家的故事、市民长久以来的生活节奏、以及城市的气味。 

 

90年代,张耀《打开咖啡馆的门》在台湾大受欢迎,里头说的正是这些Grand Café的故事,不过,因为这本书而对咖啡馆场景心生嚮往的那一辈,并没有(也无法)在台湾开出一家Grand Café,台北咖啡馆,相对是Petit──小的,倒不是城市或空间的尺度问题,而是咖啡馆主人对枝微末节、这些「小」项目里头钻的精神,从命名与定调,从一盏灯、桌椅、菜单的设计,音乐、杂誌、书本的选择,植物与鲜花的摆设,墙上的海报,招牌的大小、字体、名片……然后,豆子、牛奶的极究、茶叶的品种、有酒精无酒精饮料、蛋糕的配方、轻食的份量、餐具、纸巾、水里加薄荷或柠檬……这些「小」创造了引人入胜之趣味,每个开咖啡馆的都是设计师,都是将梦想投注在空间的实践家。

 

什幺样的人开什幺咖啡馆,咖啡馆是店主人品味与喜好的舞台,也呈现了时代的流行品味。回想起台北90年代后到2000年中的咖啡馆,多是极简空间,一如那时广告人、音乐、媒体圈中人的祕密基地「2.31」,又如杂誌宠儿「芥末」;咖啡滋味则是取代了过往在台湾为主流的日式,走义式路线,谁家的拿铁有最绵密的奶泡,是大家口耳相传的公开祕密。接着,以欧洲老家具打造的「学校」咖啡,开启了台湾年轻人对欧洲二手家具的热爱与浪潮,往后咖啡馆经常见到所谓的复古风,不然至少也摆些老家具为空间元素;「窝着」有大量书籍与杂誌,人们私下视其为小诚品,出版与杂誌圈中许多编辑们经常聚集在此;台大生活圈、村上春树迷的「挪威森林」、「海边的卡夫卡」也是经典,有多少文艺青年是一本书、一台笔电、一杯咖啡或啤酒,在这里酝酿着青春的梦想?还有日式样貌的「眼镜」、「日子」……让人彷彿暂时将场景转换到东京的某条巷子里。

 

咖啡馆多带些异国的风情,虽说随性,但是非日常的气氛,满足了人们在几个小时内抽离日常琐碎与忙碌的暂停;过往,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以饭店与餐厅为作品,但咖啡馆承载的功能,被注目、被使用的时间越来越高,建筑师的名字也开始与咖啡馆划上等号,最近由Rem Koolhaas的OMA事务所所操刀的Prada基金会里,咖啡馆就是明星。

 

 

 

第三波咖啡革命

 

 

 

当今,咖啡馆不只是一个场域,更是信仰、一门显学与艺术。美国西岸起家的蓝瓶(Blue Bottle)以讲究品质的单一产区咖啡,慢工细活的手沖与冰滴製作方法,将过往只是硬派咖啡烘培狂热者或独立咖啡馆的浪漫,转换成连锁式、可複製的品牌;并以简约温暖包装,带有工作空间感的环境,善用网路的互动,揉合成充满当代氛围的形象,也因此蓝瓶常被比喻成咖啡界的Apple。蓝瓶首度的海外店在东京自开幕以来一直是大排长龙,请教过两位日本杂誌资深编辑蓝瓶现象,他们一致认为,在东京精彩的咖啡比比皆是,蓝瓶之所以备受崇拜,除了国际知名度外,还因为第三波咖啡革命(讲究豆子来源与烘焙方式)在东京已经发展好段时间,来自第三波咖啡革命的发起国度的品牌,自然会被视为正宗。

 

现在,台北、甚至整个台湾成为一个有咖啡馆习惯的土地,「咖啡馆文艺复兴」运动方兴未艾,我们有各类型咖啡专家,在地的第三波咖啡革命也活跃发展,人们对咖啡有成熟的知识与兴趣,对在家动手煮咖啡或外出喝咖啡的行动力一样热切,若要说这个成熟咖啡市场还有什幺缺乏的,大概就是一个如蓝瓶一样具有国际魅力、可大量连锁的品牌。但,在这之前,我们依旧享受我们的第三空间,每个人口袋里都有几家自己的最爱,在那些如老朋友般的咖啡馆里,我们沈醉的,是咖啡香也是人情味。

 

 

 

许育华

 

资深杂誌人,文字工作者。曾任职《Marie Claire》《GQ》等平面媒体,擅写设计、旅店、生活,热爱旅行,享受吃喝、印刷品与买物,与无数杂誌收藏及旅途中来自各地的好物过着杂食与杂货生活。


是咖啡香也是人情味

【更多精采内容请上《Shopping Design设计採买誌》官网;欢迎加入《Shopping Design设计採买誌》粉丝行列。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