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2020-06-19 7W访问
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照顾者辛酸——ADHD儿童做功课不专注,玩手指或离座跑来跑去,导致「课债纍纍」?其实家长及早求助,学懂管教方法,便毋须「 激到爆煲」。(NI QIN@iStockphoto,设计图片,本版模特儿与本文个案无关)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家长如怀疑孩子出现ADHD徵状,应及早正视问题及向专业人士求助。(Tomwang112@iStockphoto,设计图片)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明报製图)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功课债纍纍 回家似打仗 照顾ADHD儿 就爆煲点算?

今年初,一个怀疑患有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ADHD)的六岁男童被家人勒毙,引起大众关注。大众对ADHD认识不多,常将患者误解为爱破坏秩序的顽皮孩子。近年,香港以至全球确诊ADHD个案持续上升,本港约6.4%儿童及青少年出现徵状,当中多为男生,估计全港约有超过40,000儿童确诊ADHD。他们如能及早得到专家协助及同路人互相鼓励,不单孩子可得到适当支援,家长的压力亦大减。

■个案

张女士的儿子刚上小学,经常被老师投诉上课不专心,跑来跑去,又时常欠交功课,弄得「欠债纍纍」。纵然老师尝试替他「重组债务」,但儿子也未能还清功课债。开学不足一个学期,张女士已多次被学校约见。全职工作的她坦言:「每一次收到老师的投诉电话时,我都感到迷惘及难受,经常责怪自己因上班而没有好好督促管教孩子。」

全港约6.4%孩子现徵状

回家后又是另一个战场,张女士每天也奋力与儿子斗体力斗意志。战事从吃饭到做功课、温习、洗澡,直至睡觉方为结束,她直言身心俱疲。一开始,张女士以为孩子不过比较活泼好动,惟在老师多次建议下,同意由校本教育心理学家作初步评估,并转介到卫生署儿童体能智力测验中心评估,终确诊为ADHD。张女士透露:「起初也担心有此标籤,会为孩子带来不良影响,慢慢地却发觉在确诊后,我和身边的人对儿子似乎多了一份了解与体谅。」

参加家长小组遇见同路人

张女士经学校社工介绍,参加了由相关服务机构举办的家长小组,学习与孩子相处及管教技巧,亦在家长小组遇到同路人,互相关照鼓励;加上学校的配合,为儿子作出调适,老师也会运用课堂策略来帮助儿子多专心上课,孩子的学习渐见进步。虽然家中战火依然,但看到孩子不像以往那幺害怕上学,张女士彷彿看到一线曙光。

■学懂求助免压力爆煲

不少家长或许有跟张女士类似的经历,要照顾ADHD孩子确实很不容易。孩子常常有无限的精力,好像一辆不能停的火车,无法安安静静的定下来;自制能力和情绪管理也相对较弱,要排队等候对他们而言是难事一桩。在学习上难以专注,容易分心,做事欠缺条理,亦会经常忘记事情或遗失东西,导致「债台高筑」。作为照顾者的压力与疲乏,虽能想像,但实非外人所能完全理解。

学校配合适切照顾孩子需要

当家长发现孩子经常出现以上徵状时,应及早正视问题并向专业人士寻求协助。在本地,ADHD须由精神科医生或受过相关专业训练的儿科医生诊断。医生会透过临牀观察,并向家长了解孩子的问题行为、严重及持续程度、成长历程等等来作出判断。同时亦会向老师查询孩子的学习情况,从多角度去了解孩子的问题与需要。

家长亦可主动联络学校老师、社工或辅导人员,让学校为孩子提供适切的支援,例如运用合适的课堂教学策略、安排朋辈支援、提供校本小组训练及个别辅导等。紧密的家校合作,有助双方更了解孩子的情况和需要,是帮助孩子成长的重要钥匙。

■家长可浏览教育局特殊教育资源中心网页,寻找更多有关ADHD及其支援服务的相关资料。

网址

文:沈嘉敏(香港大学心理学系助理教授、教育心理学家)

编辑:王俊杰

电邮:feature@mingpao.com